milky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7)过渡

  下午七点半,权志龙从权煜家的车上下来之后,对车上的权煜挥挥手说再见。转身回家,等到权志龙上了楼,他身后的车才开走。
  权志龙一推开门,发现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坐在客厅里,听见门的声音全部都转头看向他。权志龙崩了大半天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往前走了几步,扑进自己妈妈的怀抱。权妈妈着急的抱紧权志龙“怎么了,今天去公司有人难为你了吗?”权达美和权父也是一脸焦急。“怎么可能”权志龙抬起头“我可是腾云驾雾而来的G-dragon!”“那你这一脸委屈是什么情况?”权达美不解的问。一家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权志龙这里,权志龙不好意思的说“只是今天在公司见到了个很厉害的人,没想到那么小就能写出那么优美的旋律。”权家人听到不是弟弟被欺负都松了一口气。权达美问到“怎么,不可一世的我们权志龙也踢到铁板了,发现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年纪更小,更厉害的人了?话说那孩子多大?”权志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94年生,才8岁”。出乎意料的年纪让权家人惊呼出声,围着权志龙又讨论起来……
  转眼时间来到了2006年,这段时间里也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比如那位杨贤硕很是看好的练习生崔东旭在03年以艺名SE7EN正式solo出道且反响很好成为YG第一位真正名义上大火的艺人,比如权志龙和权煜被杨贤硕逼着提升作词作曲能力直至每周交一首自作曲,比如专门为了杨贤硕的男团梦而开辟的新练习室又陆续加入了崔胜贤,姜大声,张贤胜和光州来的李昇炫,又比如现在杨贤硕把七人叫来自己的办公室通知7人关于出道实录正式启动的消息,以及虽然有7个人参加,但是节目录到最后会有一个最终选拔,最后最多会淘汰三个,最少也是要淘汰一个的。
  其中资历较短的张贤胜,姜大声,李昇炫都很有危机感,尤其是未来的李总、小熊猫、小汤圆、栗子熊……咳,不好意思,没克制住。尤其是李昇炫,要知道他才到YG大概半年,而且刚来第一天就以一句“G-dragon长大不少嘛”成功的惹怒了上一秒还笑的漏出牙龈的练习生小头头权志龙。
  权志龙被杨贤硕社长看重是全公司都清楚的事,虽然杨贤硕社长有另一个更加看重的老资格练习生(对!说的就是我们权煜小少爷),但权志龙也是练习了将近6年的才能极佳的练习生,除了那位特殊的老资格练习生最受瞩目的也就是权志龙了。可想而知得罪了这位小头目落井下石的人该有多少,也幸亏李昇炫是在权志龙所在的特殊练习室练习,这个练习室包括李昇炫自己在内总共就只有7个人,(当然这个也是李昇炫被其他人看不惯的原因,毕竟谁都知道这个练习室的特殊性),其他练习生想要找事因为不能随意进这个特殊练习室也没那么容易。而这个练习室的其他六人,志龙哥无视他,贤胜哥跟随权志龙的脚步也无视他,大声哥整日腼腆的笑着,因为也是弟弟不敢说什么,跟自己名字同音的胜贤哥脑回路清奇目前为止还没办法聊的开,倒是志龙哥的竹马永裴哥安慰了一下被权志龙变脸速度惊到的李昇炫。
  刚到YG几天的的李昇炫还没有见到被众人传的神乎其神的杨贤硕社长重视程度甚至超过权志龙的那位叫权煜的练习生,听永裴哥说那位去美国看望自己舅舅顺便度假去了。当时还年幼但是一人在首尔打拼的李昇炫一下就体会到了这位练习生的不同寻常之处,在公司特权很强大的样子。[不知道好不好相处,不会像志龙哥一样难搞吧]被权志龙无视了很多天的李胜贤苦恼的思考到,要知道这样一直被人捧着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小怪脾气。而在李昇炫思考这件问题的第二天,权煜就回来了。令李昇炫庆幸的是,权煜明显比权志龙好搞定多了,虽然看起来冷冷的没什么表情,但是一本正经的叫自己哥哥的样子特别特别可爱,而且对自己很亲近,一点也没有李昇炫想象中的架子。以及实力是真的很强啊,创作也是令人吃惊的完整与成熟,真是让人有危机感也有种特殊的动力呢。不过……[为什么志龙哥好像更讨厌我了!!?]李昇炫在舞蹈出错后被屎面龙更加毫不留情的教训时惊恐的想着[我又干了什么让志龙哥讨厌的事吗!!?]
  在宣布了出道实录正式启动的消息后,杨贤硕留下了权煜,其他六人神色不明的陆续离开。杨贤硕看着面前已经开始猛蹿个子的帅气小少年,对于自己筹划的男团的未来信心十足,但杨贤硕知道还有些隐患在“阿煜你对我们公司将要推出的新男团有什么看法吗?详细点说说。”权煜心情复杂的说“我觉得很不错,志龙哥的才能毋庸置疑,永裴哥虽然一开始是rapper定位的练习,但是各方面实力也都很强,vocal能力也是很厉害,大声哥也是vocal,胜贤哥rap低音炮很是吸引人,贤胜哥颜值很不错,各方面能力很平均,小昇炫哥(胜贤,昇炫在韩语里同音不同字)舞蹈真的是一绝……”权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觉得杨贤硕应该能听懂自己未完之言隐藏的意思,果然,杨贤硕懂了“阿煜啊,为什么不说说你自己呢?”权煜低下头“阿加西~我不想出道”杨贤硕听到这个称呼一愣,阿加西是权煜一开始对自己的叫法,只不过权志龙和东永裴来了之后,权煜和二人在一个练习室练习,一起学作词作曲,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三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近。而另外两人还没有和杨贤硕熟到叫大叔的地步,都只是叫杨贤硕社长而已,权煜不想显摆自己有多特殊,也就跟着叫社长了,之后五年,杨贤硕都没有听过权煜再叫他阿加西。
  杨贤硕愣了不过一瞬,随机就把这个抛到一边“阿煜,我知道你对出道没有什么野心,但我知道你是很喜欢和志龙、永裴他们一起的,你们是很好的朋友不是吗?”权煜听到点了一下头,杨贤硕继续说“这个组合需要你……”杨贤硕后面再说什么权煜都听不到了,权煜的注意力只在了那一句“这个组合需要你”[原来,我被这个组合需要着吗?]杨贤硕说了一大串,看着权煜好像没什么反应,心说这是还没说动啊,[容我喝口水继续安利…呃不,以德服人]“好,我愿意加入这个组合,愿意为这个组合的未来出我的一份力”杨贤硕一口水还没喝完就差点被权煜中气十足的一个回答给呛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高深莫测的说“很好,你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我对你的期望很大。”“放心吧社长,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会尽全力。不过…社长您不觉得我的年龄也有点问题吗?”“这个没关系,我准备这个组合出道之后先不要上打歌节目,这件事并不是为了迁就你,我之前就有些策划,先出些单曲活动着……”听完了杨贤硕的想法之后,权煜虽然也不知道这个每个月发一首歌的计划对出道初期的Bigbang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权煜依旧干劲满满的应了下来。
  杨贤硕看着面前难得斗志昂扬的权煜,满心欣慰,问“那阿煜你觉得,我们这个组合叫什么名字好呢?”“我?我,我来定?”权煜很是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喜欢掌控一切的杨贤硕社长也变得这么民主了?呃…虽然只是两个人的民主。而杨贤硕是真的想让权煜来给个意见的,要知道杨贤硕对于权煜的期望值简直爆表,也希望权煜能够感受到这份期望并更加努力以及知恩图报。“你先来说说看呗,用不用我自己再考虑。”权煜想了想,还是说“那么叫做Bigbang怎么样”杨贤硕咂咂嘴,读了几遍,感觉还不错,问“有什么寓意吗?”“Bigbang有在韩国歌谣界掀起一场hip-pop的大爆炸的意思以及…best idol group,believe and never goodbye”杨贤硕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权煜搞愣了,他仔细体会了一下这个名字以及寓意,决定“这个名字很不错,就是它了”
  
  
  

(6)你好,我是G -Dragon

  和父母一起从美国度假回来后,权煜就发现那位李贤阿姨不见了,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女的人品堪忧,还妄图篡自家母上的位,虽然父亲正直的宛如钢棍一般,但是这么一个有坏心思的人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也是很让小少爷烦闷的。更不要说有这么一个儿童心理和教育专家时刻陪在自己左右,权煜就算学会了韩语也只能是内向的性格,多说多错,还是不要在专家面前瞎蹦哒了。
  这人一走,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权煜小少爷表示很开心,罕见的一边哼着歌一边看着杨贤硕给他买的音乐启蒙书。权家夫妻二人也是把自家孩子的变化看在眼里,惊叹原来这位心理治疗师已经对孩子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压迫了自家孩子的性格,二人皆是庆幸李贤已经离开了。
  少了一个李贤后,权煜性格也开始逐渐活泼了起来,当然,这是跟他自己之前相比,最起码小少爷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是有些小活泼了,毕竟高冷面瘫小少爷人设不能倒呢。在保姆与保镖的陪同下,权煜依旧是学校,YG,家里三头跑。对于男团有着极强野心的杨贤硕也开始慢慢的给权煜加了一些有实质内容的练习项目。
  最近,杨贤硕正在追一个名叫《2001大韩民国》的节目,而其中知名度较高的一首歌曲《我的年龄十三岁》,把杨贤硕的目光拉到了一个13岁的男孩身上。杨贤硕看着那个自信满满的在台上唱着rap的孩子心中想着[这就是我所寻找的]。于是杨贤硕行动了起来,找到了那孩子后,连哄带骗的给弄到了YG来,还顺带着哄来了那孩子的竹马。那孩子还挺有想法,说想要和自己竹马一起组个hip-pop组合,杨贤硕撇了撇嘴,对那孩子胡乱点头应着,心想到最后签了约,只要合约上没写,要以什么方式出道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于是求得了自己母亲的同意后,那孩子和自己的竹马一起,跟随着杨贤硕来到了YG公司。杨贤硕带着两个孩子先去参观了练习室,然后来到了杨贤硕最宝贝和骄傲的自己那间设备先进的专属录音室。其实这两个孩子是不需要这么早就带到录音室来的,毕竟就算是这其中有个孩子写了《我的年龄十三岁》这么一首歌,但明显很稚嫩,是需要大量学习和磨炼的,而在录音室里把才情转换为音乐对那孩子来说还为时尚早。但是装♬B嘛,多爽,装完就跑,更爽。给这俩孩子看一下设备如此完善和先进的录音室还能激励他们练习不是吗,又目标才有动力的啊。
  杨贤硕也满意的看到了两个孩子在进入录音室的一瞬间惊讶的表情,[这俩孩子比权煜那小子可爱多了,那个臭小子就是个小面瘫……什么音乐?]杨贤硕知道权煜在录音室里,保镖就在门口守着嘛,但在进来之后他就听到了一段旋律,很短却很有吸引力,他发誓在自己给权煜安排的所有课程,教授的所以乐曲以及自己所听过所有音乐中,都没有这一段音乐,也就是说这是一段全新的旋律。“你写的?”权煜这孩子在自己进来后就关上了音频,杨贤硕大步上前,拿过鼠标重新点开音频。虽然之前这孩子也自己写过一些音乐片段,甚至还在自己的要求下每段时间上交一段新的旋律,但如果这个年纪就能写出这种层次的旋律,即使不完全,即使很短,那这孩子的天赋也是简直了,值得自己在他身上赌上些东西。
  “……是”权煜认出了杨贤硕背后的两个孩子,把情绪藏在心底,无奈的说了声是。太尴尬了好吗,原作者就在对面好吗。对,那位刚刚被杨贤硕给拐回来的孩子就是权志龙,但是为了不让Bigbang的成名曲就这样被蝴蝶掉,权煜只能是把这个旋律给暂时应下来。毕竟在未来权煜自己的人生规划中,权煜和权志龙都应该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同属于YG的,这旋律版权掌握在同公司的人手里总比被权煜随意安到一个不知道什么人身上好吧,最起码当权志龙真的文思泉涌的要写出《谎言》的时候也能安心用这个旋律。[龙哥~我对不起你啊!]权煜面瘫着脸内心哀嚎。
  本来权煜都快忘了Bigbang这个事儿了,毕竟离他重生也是七、八年了,但是权煜陪着杨贤硕全程追了《2001大韩民国》,而且还跟着杨贤硕一起看了他让人搜集的关于权志龙的各种影视资料。权煜的记忆在权志龙的大…额小白牙的强烈攻势下也是强行上线了。想到权志龙,就想到了韩娱男团的经典Bigbang,而想到Bigbang就不得不提那首带领Bigbang正式起飞的《谎言》了。这几天权煜脑海里一直在被这首的旋律刷屏,尤其是开头的那一段钢琴独奏,贯穿全曲,极其入耳。
  在YG看着录音室的电子琴,在家里看着自己那架高级华贵的钢琴,这一世自小学钢琴的权煜手都快痒死了。今天杨贤硕出去拐小孩(……),权煜想着应该不会太早回来,反正录音室隔音效果超棒,保镖站门口只能透过隔音玻璃看到他却不能听到什么,于是就趁着保姆去准备午餐的时候弹了几遍钢琴版《谎言》,弹了之后不久保姆就回来带权煜吃饭去了。但是权煜在弹奏的时候忘记关掉电子琴的录音功能了,而跟电子琴连接着的电脑在一段弹奏停顿一分钟后就自动备份了。之后权煜就在练习杨贤硕所布置的功课和独自创作新的旋律了,杨贤硕虽然没有像老师一样检查他的进度,但却时不时的会听一下这些布置的曲目权煜练习的怎样,听的最多的也是权煜自己写的旋律,但是权煜从开始写旋律到现在三个月了也没从杨贤硕那里得到过一次夸奖,每次杨贤硕都说权煜还能做得更好,还要做得更好才行。在权煜准备在电脑上整理自己今天上午所联系的曲目备份时,才想起来电子琴的录音功能以及电脑的自动备份这件事。着急的想要删除备份,但自动备份的文件又不会自动命名,自己在弹奏《谎言》的钢琴独奏片段之前和之后都练习了不少曲子,也不能随意删,因为这些就是今天的功课,所以权煜就开始凭着记忆力选了个应该是那首曲子的文件,点开听一下是不是钢琴版《谎言》。幸运的是,这首曲子的确是钢琴版《谎言》;不幸的是,杨贤硕带着权志龙和东永裴进来了。这就TMD很尴尬了。。。
  [龙哥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认下了这段旋律是自己写的,第一次被杨贤硕揉着脑袋夸奖鼓励了一番之后,在一个为他们三个新启用的一个新练习室里,权煜面对着被杨贤硕介绍给他并嘱咐三人以后就要一起练习了要好好相处的权志龙和东永裴,内心是崩溃的。“你好,我叫权志龙,艺名G-Dragon…”[龙哥,如果你知道了我抢走了你的第一首hit曲的钢琴版,你还会对我笑出这一排小白牙吗]“…我和永裴都是88年生,不过永裴是5月,我是8月…”[龙哥你知道我刚刚干了什么吗!!!我抢了你写的Bigbang最具代表性歌曲的钢琴版!虽然钢琴版不是完整的曲子但这可是《谎言》啊!!!]“…你看起来真的很小耶,你多大了?”“…哦,我是94年十月生”被cue到要回答问题的权煜愣了一瞬然后下意识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啊,你这么小,那么我就是哥啦,我终于能当哥啦!”年仅13岁的权志龙很是活泼,一旁的东永裴显得很是腼腆。权煜也是有着高冷面瘫人设的,所以嘴上说着标准的敬语不害羞的一口一个哥叫着与权志龙二人正常交流,脸上一片平静,心理各种小剧场翻飞。
  三人聊了不久,宝型姐推门进来给三人讲了一下课程安排。说以后这个练习室就是专属于三人的了,宿舍的话,目前还没有安排好,安排好了会通知大家,但是如果不准备住宿舍,也没什么问题,现在还不是要求必须合宿的时候。揉着权煜的脑袋嘱咐了三人一顿后,告诉三人正式课程明天开始,然后准备带着权志龙二人去拜访一下公司的其他人,权煜也是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宝型姐看到权煜和权志龙二人相处的不错也是很欣慰,想着杨社长所计划的男团有这几个孩子的话,肯定会很不错。
  YG还没有以后的那种大规模,也没有搬到新楼(还买不起,那可是我棒赚钱买的)去,但整个公司的人都认了一圈,各种问好,鞠躬,几个前辈又嘱咐了几句,前前后后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权煜其实是为了权志龙二人不被太过冷言冷语对待才非要跟去的,毕竟目前整个YG当红的艺人那是一个没有,不然杨贤硕也不会着急的推出一个又一个的新人,杨菊花那拖延症谁不知道呢。这就导致了整个公司不当红的艺人前辈对明显就是要替代自己的后辈们都是不假辞色的,训斥随口就来,即使是连见都没见过的后辈练习生。但是权煜有些特殊性,权煜在这个公司呆的时间比大部分出道后的艺人还久,绝对的“元老级”人物,以及从未离身的保镖和杨贤硕的看中,谁都知道这孩子最好不要惹。所以在听到“前辈好我叫东永裴”“前辈好,我叫权志龙”后听到“前辈好,我叫权煜”,基本上想好好摆个前辈架子说两句新练习生的人,也都默默把话给咽了回去,有的心态好些的还有心情跟权煜开两句玩笑。没咽回去的人……不重要(反正未来YG的顶梁柱就是Bigbang),宝型姐就在身边,像这种没有眼色还看不出杨贤硕对三个孩子器重的人,能在公司里走多远?
  杨贤硕带他们回到YG时就已经三点多了,宝型姐来带他们去问候前辈们时已经快四点了,这整个公司问候下来就到了吃晚饭的点,这个时候的YG还没有漂亮的餐厅,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旁边的小餐馆解决,或是叫份外卖。宝型姐本来是要带着权志龙二人去旁边小餐馆吃一顿,然后送他俩回去的,第二天就要开始正式练习了。但是权煜告诉宝型姐,因为今天自己父母不回家,于是中午的时候他就告诉保姆晚上要在YG吃晚饭,说他家保姆也给权志龙二人准备了晚饭,晚饭后权煜的司机可以送权志龙二人回家,所以……宝型姐想着三个人也是应该多多培养感情,问了下权志龙二人的意见,二人也没有反对,于是权煜就带着二人去吃饭了。吃完饭后,回家路上,三个孩子坐在车子后座(保姆阿姨对不起,保姆阿姨打车回去),聊的火热。
  

(5)一号男团预备成员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001年。这几年来,权煜小少爷学龄前周一到周五去hyun,学龄后上课期间周末去,放假后又是周一到周五的风雨无阻。
  下定决心要学韩语的小少爷也是渐渐和普通孩子差不多的能正常交流了,不过是话还不多,比较喜欢在录音室看人唱歌和制作音乐。甚至杨贤硕在空闲时期教了仁楷一些歌曲和舞蹈以及用电子琴随意教了一些儿童音乐,当权煜第一次自己在录音室上的电子琴上独立弹了一遍杨贤硕所教的曲子之后,杨贤硕也是破天荒的夸了夸作为“带资进组”有后台的小少爷,我们小少爷想起了杨菊花那名声在外的臭嘴,能得到夸奖也挺高兴,勾了勾唇角。而这一幕被一直观察着小少爷的李贤兴奋的用录影设备记录了下来,权父母看了这一重大发现后之后,惊喜异常立刻给自家小少爷置办了一架高品质钢琴……嗯,对于当时小少爷的体型来说钢琴规模太大了,有时候想要弹到需要弹的钢琴键动作幅度也要很大,小少爷不想动……然后就只用自己面前的几个钢琴键弹奏[麻麻我会改编音乐了呢]还没从半傻状态中完全恢复的小少爷乐呵呵的内心活动激烈。
     相继推出了keep six,Jinusean和ITYM(Teddy大神就在这个组合里),以公司名义发行第一张专辑《Famillenium》,建立“Family (家族)”的概念,甚至还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但都没有达到所期望的目标的杨贤硕终于把注意力从给自家公司改名字(1997年5月将公司名称从Hyun Entertainment改为MF Entertainment,1998年3月又改名为Yang Goon Entertainment,其中Yang Goon还是杨贤硕自己的昵称)上转移到了公司下一代也就是练习生身上。但此时公司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大火的艺人,所以招募练习生也很难,而实力突出的练习生更是凤毛麟角一般。练习年份大些的只有一位名为崔东旭的练习生还能看的过眼。崔东旭1999年16岁时进入YG演艺公司当练习生,第一年只能在地下练习室清洁与舞蹈练习,由于每天坚持和舞蹈天分引来了训练新人的杨贤硕的赏识。同期中没有什么资质跟得上的练习生能与之匹配,杨贤硕想了又想还是准备让崔东旭solo出道,练习生青黄不接但却不能让赚钱的艺人也青黄不接,公司还是要盈利的。
  但其实杨贤硕的野心还是在男团上,毕竟男团盛世,神话和神话创造的规模太过诱人不是吗。想到这里,杨贤硕看了眼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电子琴上练习着自己刚刚教授的一首新曲子的权煜[还是太小了啊,快点长大吧,小子]。说实话,杨贤硕挺中意权煜这孩子的,长相精致,从小是在杨贤硕自己所塑造的音乐环境下长大,从学习电子琴的进度和平时所教的歌曲上来看,音乐天分也还是不错的,舞蹈虽然因为年龄原因还无法每个姿势做到位,但一招一式对这个年龄来说还是很有感觉的。学东西的速度还很快,明明只是感兴趣时跟着跳跳,但是几天就能记住一支完整的舞步,是个可造之材,简直就是杨贤硕理想之中的男团成员。“就是不太爱笑,有点小冷酷”杨贤硕咂咂嘴嘟嘟囔囔着,[不过hip-pop需要的就是charisma]杨贤硕又在心底沉思。
  旁边李贤听到杨贤硕的话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一眼,心底清楚他这是有爱才之心,起了对小少爷的培养之意。不过李贤想着近几年来在这个所谓family里看到的公司与艺人之间地位的不平等,觉得杨贤硕对培养小少爷有兴趣这件事还是需要告知权启远,小少爷这么小,又是从小在杨贤硕身边长大,虽然在自己刻意的引导下,小少爷最亲近的还是权启远,但是杨贤硕在小少爷心中的地位也不会太低,可不要不知不觉中就被杨贤硕这人给拐跑了。李贤一边思考着,一边把帮小少爷暂为保管的玩偶小熊猫还给小少爷。
  且不管大人们的内心波动,如今才8岁的我们小少爷本人,刚刚在电子琴上弹奏完一曲。说实话上辈子在饭上那个人,知道了他的组合,又了解到了他们组合的歌曲大部分都是他们队长所创造出来的之后,权煜小少爷就开始对音乐感兴趣了。自己买了些书,自学了五线谱,甚至连作曲的定义都还没搞清,就没头没尾的写了一段旋律,还自我感觉良好。不过在逐渐继承家业之后,空闲时间越来越少,权仁楷也只能放弃一些东西。
  到了这辈子,有了这么方便的学习环境,稍微了解到了一些作曲的 知识后,权煜才发现自己前世对于音乐了解的是多么浅薄,入门?刚学了个五线谱算个什么入作曲的门。被激起了音乐梦想的权煜想着反正这辈子家族任务不重(实在是父母开挂太强),自己虽然前世三十岁后的记忆模糊了,但是三十岁前也是已经掌控了家族企业好几年了的,这辈子再上手也不会跟前世那样需要耗费那么大的精力。既然已经当了练习生(?)那这辈子为什么不能走一条音乐的道路呢,而且在这个公司里还能见到他。思及此,权仁楷又想起来一直陪伴自己的那个熊猫玩偶,因为要弹琴,所以权煜把它交给了这间屋子里自己“最信任”的人——保姆李贤阿姨。转身向李贤阿姨讨要自己的小熊猫。至于是李贤正思考的关于杨贤硕在权煜心中的分量这件事……其实根本不用担心,前世见识了杨贤硕他商人利益至上的那一面,应该只要是每个那人的粉丝都不会再对杨贤硕有什么好感。
  场面在权煜弹奏完之后因为没人说话就冷了下来,但因为三人各有心思,一时之间也没人察觉到这尴尬的局面。
  就在当天李贤带着小少爷回到权宅并陪着小少爷吃完晚饭,给小少爷讲了睡前故事(被迫听了五年睡前故事的权煜小少爷表示自己是真的很尴尬,然后就点亮了秒睡的技能)将其哄睡着之后,李贤在电话中把白天杨贤硕可能对权小少爷起了培养之意的事情汇报给了权家当家人,权启远。
  “小少爷确实是有天赋的,这点我都能看出来,那位杨贤硕先生是专业人士,更是了解的清楚。在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总结看来,杨贤硕先生的确是对小少爷有着爱才之心,起了培养之意。我并不是说这是什么坏事,但如果真的到最后培养成才出道了,小少爷也不可能就要凭着自身的背景鹤立鸡群的改变YG娱乐内部的合同吧,这是对YG其他艺人的不公平,也会影响到小少爷在YG处境,即使碍于权家势力其他人一时不会当面说些什么,但是娱乐圈真是一点舆论处理不当就会毁了艺人生涯的。即使小少爷他因为有您作为强大的后盾,不在乎作为艺人所赚的利益,但舆论的话,对于小少爷的心里状况也会是有打击。可如果是不更改那艺人合约的话,这经济公司与艺人的地位差距还是不小的……”李贤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都已经开始要干涉雇主的决定了,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她本来不应该情绪如此激动的,实在是陪伴了自家小少爷五年的时间,看着这孩子从自己膝盖的高度成长到腰部以上,从沉默不语成长到虽然磕磕绊绊但还算交流顺畅,李贤也对这孩子投入了感情,而这份感情干扰到了她的本职“对不起,权先生,是我逾越了”李贤还是专业的,意识到了之后立刻道歉。“没关系李医师,我懂你对阿煜的担忧,也感谢你对我家阿煜付出的感情,所以我能理解你情绪激动的缘由”“……”“不过李医师不要太过担心了,孩子的未来需要孩子自己去决定,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引导与保护而已。我记得当初聘请李医师的时候,李医师的简历上写了李医师不仅是儿童心理专家,也是儿童教育专家,所以这一点李医师应该也是很清楚的”“……是,我清楚”“阿煜目前还太小,我们也只能看出这孩子的确是对音乐有天赋也有兴趣,杨贤硕先生目前不也仅仅只是教授他些音乐和舞蹈的基础和入门知识吗,这一点,本身就是李医师你汇报给我们的,所以李医师应该也更清楚”“……是,我清楚”“而正因为我家阿煜还太小,如果杨贤硕先生真的要和我家阿煜签订些什么合约不也是需要父母,也就是我和我妻子的同意吗,真的到那个能出道的时候阿煜虽然还可能未成年但也已经会是成长到了能够独立做出决定的时候。我家阿煜也是个做出决定就努力去实现的小男子汉呢,不是吗?所以,李医师不要太过担忧这件事了。”“……好的权先生,我知道了”
  从第一声“李医师”出现后,李贤的心情就跌入了谷底,到权启远特意强调了他和她妻子的时候,李贤已经开始惊慌害怕权启远是否发现了自己的目的了。对,今天向权启远汇报虽然是正常的,但关键是语气与方式,而这一大出戏李贤是故意的。其实今天李贤冒着一个医师最重要的职业素养被怀疑的风险向权启远说了那么一大段话,就是因为李贤在就职不久后就开始对郑钰梦所过得优雅美丽的人上人生活动心了。但李贤没有像郑钰梦那样的家庭背景,嫁不了郑钰梦门当户对的权启远那样身份地位的人。而李贤一辈子都不可能奋斗得到那样的地位上,于是李贤只有从身边最近的权启远下手。而权启远最在乎的除了妻子就是儿子了,之后李贤就开始了将近五年的计划。
  但无论李贤是怎么利用职务之便,费尽心思的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暗示权煜,都没有看到权煜在自己父亲面前有任何对李贤自身有好处的表现和言语,李贤简直就想要上手打权煜了。但是家中到处都是摄像头和佣人保姆,路上有司机和保镖保姆(毕竟李贤不是真正的保姆,照顾孩子的事还是要有真保姆来),到了YG有练习生和杨贤硕,甚至在哄权煜睡觉时都有保姆在一旁陪同,二人完全没有任何独处时间,李贤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做出伤害权煜的行为。所以几年来李贤只能压抑着情绪“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心理治疗师。而眼看着自己都已经30岁了,再不能前进一步,女人最好的时候过去了之后就更无法跟越成熟越有优雅气质的郑钰梦竞争了,李贤才昏了头搞了今天晚上这贪功冒进的一出,看样子是板上钉钉的弄巧成拙了。
  果然,第二天权家夫妻二人就带着权煜去美国度假了。又过了没几天,当初向权家夫妻倾力推荐了自己的那位一开始为权煜看诊的老医生,也是自己在出国深造之前的大学恩师金恩造,找到了李贤。向她推荐了一份高薪的心理学杂志顾问的职业。在谈话中金恩造说到权煜的情况已经和正常孩子无异了,不需要再继续如此贴身的心理治疗。说李贤的学历与专业迟早瞒不住,到时候引来一些人异样的眼光,反而会影响到权煜的情况。在谈话中还隐隐约约提了一些想要为李贤介绍对象的意向。李贤叹了口气,她知道,她的老师金恩造也知道,权氏夫妻是在为李贤留情面。李贤暗暗攥紧了拳头同意了。
  [可是……为什么我会如此的不甘心呢?]李贤送走了老师后,躺在权家大宅中自己房间里的床上,轻抚着床头光彩夺目的琉璃灯心中想着。

(4)似曾相识的菊花脸

  权煜的私人心理治疗师李贤陪着权煜和对面的Hyun Entertainment社长在会客室里大眼瞪小眼。对面的社长不知如何安顿这位“带资进组”的小少爷。不想也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真的当什么练习生啊,所以,怎么安顿他呢……而权煜想的是[这张脸好熟悉啊…]。杨贤硕对注视着自己的孩子“安抚”一笑,想着[咋整,还能让我抱着不成?]权仁楷一惊[我的天,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菊花啊]💡[菊花(‾-ƪ‾)难道是……杨菊花!!不对啊,杨贤硕不是YG的吗,刚刚墙上的标志是Hyun Entertainment啊……]……
  在僵持了半个小时后,才刚刚28的杨贤硕对守在权煜身边,不停的试图与权煜沟通但一直失败的保姆(为了不让周围的人对权仁楷有什么异样眼光,把心理治疗师对外宣称是保姆)开口了“不如让这孩子在我的工作室里跟着听听音乐吧,我有空教他谈谈电子琴和唱…喔,说话”保姆李贤用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回答道“那就多谢了,杨贤硕社长”不得不说,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专业的心理治疗师,这一声社长,那真的是搔到了杨贤硕的痒处。
  要知道杨贤硕自92年以“徐太志和孩子们”出道之后,没有所属的经纪公司,也就意味着没有团队,三个人是干了整个公司的活啊。虽然说是组合反响不错,但是没有一套正确的经营策略,没有背后的经济团队,一直都是在消耗自己的名气而已,而现在取得的利益,还远远没有达到杨贤硕的欲望。在一次打歌后台看到了某个公司的经纪人大声训斥着自家艺人之后,杨贤硕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不需要有人来领导我,管教我,压榨我,我想要的是领导人,从这些衣着光鲜的孩子们身上获取我的利益,我需要这种掌控权]。
  之后杨贤硕开始筹划自己的经纪公司,把这两三年作为“徐太志和孩子们”活动而赚的钱全部都搭了上去,还拉来了自己弟弟杨贤石投资,可资金依旧不够。留下周转资金后连买点房子扩展一下练习室都不够,只能期望于老房东(年轻的杨贤硕竟然一直以为那位四五十岁专门只管这栋楼的特助就是这栋小破楼的老房东,真是图样图森破)能够看在往日的情面上让他分期付款,然后赶紧推出已经组建完成的keep six的专辑,赚些钱,再把房子买下来。
  没想到“老房东”还挺有人脉,帮他找了些小投资商,筹了一些资金,虽然投的都不多,但这样整个公司的决定大权就会永远只属于杨贤硕自己了,更让菊花放心呢。甚至“老房东”还让他无息还房款,只有一个要求…还挺奇怪,就是“老房东”家的小夫妻想要让自家刚三岁(这操蛋的韩国年龄算法)也就是18个月左右多的孩子跟着杨贤硕学音乐。当时杨贤硕就愣了,18个月的孩子能学什么啊,话都还说不好呢,“老房东”又说,并不是让他真的教这孩子些什么,不过就是父母太忙,无暇照顾孩子,想让孩子上学前周一到周五,入学后周末被保姆带来在这玩玩而已,毕竟大家都知根知底的((‾-ƪ‾)),孩子父母也都放心,顺便培养一下音乐素养。杨贤硕想了想也就同意了,于是我们权仁楷小少爷就成了史上年纪最小的练!习!生!
  在经历了坎坷的公司建立之后,杨贤硕就有一种多年媳妇熬成…啊呸,是农民翻身把歌…啊呸呸呸,是苦尽甘来的感觉。但是公司其他人都与他同样是元老,虽然投资最多的他拥有着最终决定权,但却不能在这群元老面前摆架子,不然公司还没发展起来,人手都走了,组合也别想着什么出道了,整个公司就等着出师未捷身先死吧。所以在这些元老们都还是贤硕哥,贤硕xi,甚至比他大的还有贤硕贤硕的叫着的时候,杨贤硕能说什么呢,只能自己憋着。人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到之后杨贤硕那个神经病的性格可能就是现在憋的。心理专家李贤称呼他为社长,那可是在研究了资料,结合了杨贤硕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之后决定的,一下就戳到了杨贤硕的痒处,让他兴奋的简直能上天。所以杨贤硕乐呵呵的引着抱着权煜的李贤去了他最宝贝的刚拿到投资就大幅度整改了的工作室,也就是录音室。
  因为着急把资金赚回来,所以keep six这张专辑准备时间很是紧张。在注册公司之前就已经在准备,杨贤硕本是想注册了公司就让keep six出道的,但是专辑录制不顺利,导致公司都注册一个多星期了,MV还没有头绪,甚至只录了主打歌。暂时解决了“带资进组”的小少爷的问题之后,杨贤硕就和keep six的成员们继续之前的录制进度。只不过为了刚刚27个月的小少爷,不能在录音室里吸烟,爆粗,大声说话……把这群大老爷们给憋的一个个都红了脸,但毕竟人家后台在,在房款还没还完之前,也没人敢触个什么逆鳞,现在公司可都还没个进项呢。
  紧赶慢赶终于是在五月份发行了keep six的第一张专辑。只不过……成绩扑街,本儿都没有收回来。急得杨贤硕又向“老房东”请求再拖延一段还房款的时间,并又通过“老房东”的渠道拉来了一些资金,准备放弃keep six再推个其他类型的组合。“老房东”当然是欣然同意。
  暂且不论这个什么hyun的发展史和杨菊花的奋斗史,我们权煜小少爷在韩语的水平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两个月以来,在李贤的照顾下,权煜小少爷是办公室,练习室,录音室来回溜达,一边接受音乐熏陶,一边学韩语。让权家父母惊喜的是,某个周末他们见到自家孩子权煜时,小少爷喊了一句爸爸妈妈,把夫妻二人激动的红了眼眶。深觉二人自己制定的计划,方向没有错,更是放心的让李贤带着权仁楷长时间的待在hyun里。
  

(3)Hyun Entertainment

 而我们被确诊为自闭症了的小少爷在干什么呢?发呆中loading………因为实在是没人跟他交流,所以他…还不会韩语……尴尬。自重生有记忆这两年多以来,不到学龄又没有书,连幼儿读物都没的好嘛,娱乐设施只有幼儿玩具,没把权煜给玩傻已经不错了好嘛。学韩语什么的,没硬件也没软件的。他的外挂目前为止只有跟读了个简介似的知道了自家父母的背景。
  今天父母在破天荒的突然出现后把他带到了……医院?这一家团圆的地方还真是诡异呢,当时权煜还这样傻傻的想着,说实话,他已经是个半傻了是吧。
  接下来,一位老医生,在自家父母面前问他问题(我还不会韩语啊老先生),用玩具逗他(感觉跟逗智障似的,谁要理你啊),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这位老先生精神没什么问题吗?),用听诊器听他的胸腔(……有点困了呢)。之后,这位折腾了权仁楷半个小时的老医生一脸悲痛的对着同样一脸悲痛的权煜的父母说了些……韩语,权煜的父母保持着悲痛的表情对老医生也说了些……韩语。就这样你来我往了半个小时,暗中观察了这一切的权煜整个煜都不好了,[我想我的幼儿玩具了……你们把我带出来就丢一边是几个意思……困……ZZZZZ]
  权煜睡过去之后,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回家了?觉得自己回家了是因为父母都难得一见的穿着居家服,问号嘛是因为这个房间(权启远书房)他没见过,他的活动空间仅限于婴儿房和玩具屋,连饭喝奶也都是保姆端来在两个房间解决,目前为止,他还不太了解自己家有多大和长什么样。父母之间又是一段韩语交流,权煜听天书一般,默默地揉着自己的小熊猫,父母之间的对话,权煜听见了好几次“wuli小Q”之类的,[大概,可能,也许那是自己的小名???]权煜是真不清楚啊。。但权煜也没有多大兴趣。最后父母还在自己面前秀了一把恩爱……也是尴尬,[你俩秀恩爱不要把我也带上好吗]。不过中间有个小插曲,自己妈妈的手机铃声竟然是京剧的包青天,当权煜小朋友听到一个粗狂的声音唱道“开封有个包青天”的时候,还是蛮震惊的呢。
  之后的小半个月,日子还是正常的过,只不过权煜不知道最近父母怎么都这么闲,这小半个月中他竟然只有五天没有见到父母,其他时间父母二人都跟失业了似的轮流出现在他面前。已经被幼儿玩具玩了个半傻的权煜,开始认真思考起了父母失业后自己的小少爷是不是就当不成了这个严肃的问题,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忽略掉了来自于父母的教孩子说话大任。权家父母发现自家孩子的问题的确是有些严重了,于是加快了关于那位奋力翻身做主人的娱乐公司的事件。
  1996年3月初旬在权家父母春节假期后发现自家孩子的问题不到一个月,就初步制定了治疗方案并且将之落实,把自家18个月的儿子给带到了这家名为Hyun Entertainment的娱乐公司中。于是在权煜苦思“论父母失业后的小少爷如何生存”课题未果,只得出了“还是先好好学习韩语吧”的结论后,突然就发现,自己…好像…变成…练习生了!!!

(2)我的天,韩国

  不知到底是为什么,也许是事业上的战略?1995年5月3日权启远(权煜父亲)带着自己一家三口来到了韩国。
  回到韩国后权煜也就想着,在哪当小少爷也不一样,都是当小少爷嘛。就在韩国当也就算了,我自己家现在是香港和美国的双重国籍跟韩国国籍是没关系的。也不用要去服兵役。
  其实在哪个国家住着都是一样。他的父母还是天天不着家,满世界乱飞。每天,他也就跟着保姆住在一起,幸亏自己这个保姆不是个虐待儿童的变态。毕竟家里面只有他跟保姆和几个佣人,长辈都去世的早,权煜感觉自己真是孤单寂寞冷啊。父母工作太忙,长辈去世太早,保姆和其他佣人也都是只做自己分内的工作,甚至没有人和他交流。久而久之仁楷自己也不太想说话了,毕竟他上辈子说的都是中文,英文也大概能够交流。而这辈子本来是只说英文的(虽然还没开始学说话),但是回到韩国后却又要开始学韩文。要知道仁楷自己上辈子年少轻狂时虽然有个挺喜欢的韩国组合,但是,天晓得他只买专辑和看过一场演唱会而已。甚至在演唱会上他都不会应援,幸亏是坐在独立的VIP席,不然其他粉丝看到个只是冷漠听歌连个应援都不会的人占了个位子说不定他还就走不了了呢。虽然有时候会在自己房间随着这个组合的音乐跳跳舞,但是高冷面瘫小少爷的人设不能崩。
  于是权煜越来越沉默,一开始没人发现,毕竟谁也不能确定一个学步时期的孩子是没学会说话,还是不想说话。过年权家父母回到韩国后知道自家孩子还是不会说话也只是有点失望,并未察觉到什么。而自家孩子对于父母的不理睬也被夫妻二人归结为太久不见对父母太陌生,虽然二人也是想要与儿子多培养些感情,但事物繁杂,前段时间的事情根本无法脱身,幸好如今事情都了结的差不多了,今后也不需要满世界乱飞了,也许还是很忙,但最起码是大概能天天回家睡觉了,而夫妻二人也只能准备在今后与儿子培养感情了。在短暂的一家团聚之后,权氏夫妻又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去,这次他们忙的是一个慈善项目。
  要知道企业壮大到一定地步之后,都会或多或少的做些慈善,不仅是为了企业名誉,毕竟,慈善也是赚钱的,甚至是还挺有赚头,而这次慈善课题是关爱自闭症儿童。因为可能会开新闻发布会,所以权父让自己的秘书整理了一些关于自闭症儿童的信息,想要了解一下。
  虽然慈善并不是真的需要他这个创始人去解决自闭症儿童的什么事情,但是也不能在公众面前言之无物吧,尤其自己的企业虽然名义上是权启远这个“韩国人”所创,但是自家事自家清楚,自家企业有多少韩国成分,权启远可是一清二楚的,不说提供了大部分初始资金的自己妻子一家是中韩混血,但却是香港和美国国籍,权启远自己现在甚至都不是韩国国籍了好吗。韩国人又不是傻子。。。(大概?)所以公众好感度和企业信誉对刚刚在韩国扎根的他们企业来说很重要。
  创业之初与父亲决裂,甚至被赶到国外,连国籍都没保住,近十年的呕心沥血般的打拼才在妻子家庭的帮助下建立起这样一个企业。权启远摸着良心说一开始没有恨自己的父亲,是不可能的,毕竟权启远也曾经是大家少爷,自小优秀,在美国上完大学成年成家后本来应该是按照惯例开始从自家父亲手中接过家族集团的部分权利锻炼自身,慢慢的为父亲分忧的,却一回国就被告知继承权被一个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自己父亲所谓的私生子给夺走了?甚至在自己记忆中洁身自好的父亲还在自己在国外求学期间陆续承认了好几个私生子。当时的权启远简直就是颠覆了三观般黑人问号脸好吗。
  带着妻子远走他乡创业拼搏,到最后却被父亲那个掌握了家族集团继承权的私生子给逼得硬是放弃了韩国国籍,权启远当初在势不如人的情况下被迫妥协时简直是气炸了。更让他感到心寒的是这一切的背后竟然还有自己父亲的身影,逼他出国,逼他放弃韩国国籍,难道还非要把他逼死不成。也幸亏权启远在国外深造时也是发展了一些很不错的人脉,才能在美国站稳脚跟。以及自己的妻子一家,在自己从云端跌落之后还一直不离不弃,如若不然权启远是真的不敢想象自己该何去何从。
  最遗憾的不过就是没能让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岳父母享受到天伦之乐,自己在创业之初是真的无心与孕育下一代,也深感自己目前窘迫的情况无法给孩子最好的生活环境,在与妻子商讨后,征询了岳父母的意见,便专心于事业,在事业平稳并隐有扩大之后,才开始考虑孩子的事,这时候权启远已经是37岁了,而作为自己在大学期间学妹的妻子也已经是34岁了。得知了自己小女儿怀孕的老人家很是开心,准备坐飞机从美国德州飞到纽约去看望女儿,并把女儿接到德州来修养,但却意外遭遇了空难。夫妻二人悲痛难耐,与妻子兄长一家处理了后事的权启远也是后悔不已,后悔自己没能早早孝敬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岳父母。
  在权煜出生后不久,又从国内传来权启远父亲肝癌晚期,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权启远当时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恨父亲当初事情做的太绝不留情面吗?恨。但是那还是自己的父亲啊,自己年幼丧母,父亲严谨待人却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甚至到现在,权启远还是不愿意相信父亲真的抛弃了自己。于是,在与妻子商量后,他们便带着孩子全家回到了韩国。在韩国基本安顿好之后,权启远孤身一人去见了父亲,并在父亲那里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现任的总统,与自己家族集团之间的龌龊,而权家的家族集团,也的确是有污点,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权启远父亲的人身安全,以及继承人的人身安全,而集团已经是大厦将倾。也许近20年左右,还会是倾倒前的异常繁荣状态,但掌控了这个集团30多年的权启远父亲,深深的了解到了自己与总统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以及这个集团在未来注定要崩塌的结局。因为当时的敏感状态,权启远父亲无法向他明说,也是想要锻炼自己儿子的能力。也许过程太过艰辛,但是想要长远下去,不可能永远都在父亲的庇护下生长。当然,那个私生子也是存在的。权启远父亲当初也是花花公子,但在权启远母亲去世之后,为了保护自己儿子的安全与地位,权启远父亲与与所有情妇都断了关系,当初也并未有哪个情妇说自己怀孕了。不过在早就跟权启远父亲一刀两断的情妇带着父亲都不知道的私生子来的时候,权启远的父亲沉思了之后决定不去调查这私生子是怎么来的,而是开始筹划了这一切。把正准备在韩国上大学的权启远送到美国去深造,为他选择了一位家族势力在美国与中国香港的妻子,虽然明面上对他不留情面,但却在国外用自己仅剩的一点人脉为自己的孩子开路。而在国内,看到权启远父亲这么容易就承认了一个私生子,其他以前的情妇都凑了上来,带着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私生子。为了分散这位掌握了继承权的私生子的注意力和影响力,权启远的父亲又陆续承认了一些私生子的存在,造成了现如今这些私生子狗咬狗的局面,这些人各自牵制,也使得他们没有太多精力和能力打击权启远,即使有针对但也没有任何人有那个能力对权启远有能伤筋动骨冲击,留给权启远足够的成长空间。
  但是现在,权启远的父亲已经是行将就木,权启远父亲觉得权启远已经成长到了能够承受这些真相的时刻,以及的确有些留给权启远的资产要暗中转移给权启远,于是说了出来。可想而知,权启远受到了多大的震撼。
       知道了真相和父亲的良苦用心之后,权启远默默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权启远知道即使解开了心结,但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甚至在明面上,权启远也要与自己父亲的集团对抗着,只有两家彻底撇清了关系,甚至反目成仇才能保住自己这一家人。而自己去见父亲这一面也应该是最后一面了。
  视线拉回到现在,权启远开始浏览秘书所整理的关于自闭症的一些资料,但是却越越心惊。拒绝交谈,表情冷漠等一些明显的症状总觉得和自家儿子权煜有些太过相似。权启远冷静不下去了,着急的与妻子通话,妻子听了后也是很震惊,不敢相信但却是害怕了。二人随即开始通知秘书和助理把工作都往后推,以及预约专家准备带孩子去看一下。因为夫妻二人的企业正好是要做关于自闭症儿童的慈善项目,专家啊,医生啊,都是现成的,于是只要把孩子接到医院去就行了。
  在医生的一番诊治之后,医生对权家夫妻说出了自己所得的结果“孩子还太小,目前为止还不能确诊。但孩子的这种趋势也是很不好的,不愿意说话,甚至是不愿意学说话,对于外界的声音与询问都不感兴趣,即使是我现在不敢确诊,但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即使不是自闭症也要发展成自闭症了,这孩子与外界的交流太少了。”
  权氏夫妻很是自责,说实话保姆的职责并不包括与孩子交流,而且权家家庭氛围很严肃,驭下甚严,家中佣人们也不敢与家里唯一的金贵小少爷攀什么好处,毕竟小少爷太小,也攀不到什么好处。而孩子拒绝与外界交流大部分的责任还是在于亲人身上,但是二人实在太忙,即使是挤出时间陪伴儿子也是不可能与普通父母一样的。毕竟现在明面上他们夫妻二人还要对抗HJ集团(权启远父亲的集团),不需要实际上大批利益的争夺,两家主营业务也不一样,但却需要至少态度上的对立。总统可并未对这些财阀们放轻注意力,他们现在还并不安全,所以两家的小摩擦是不断的,以权启远父亲所选的那位私生子的水平,也搞不出大动静来,不然权启远父亲家族集团那样树大根深的财阀,权启远自知是没什么底气与其发生什么正面碰撞的,这其实也是权启远父亲选择这位私生子的原因。
  医生建议说让孩子多接触外界,不要只闷在家里,在学龄前也要多出去跑跑玩玩,学点什么运动量较大的东西,最好是孩子感兴趣的。孩子太小最好不要喝药,而且也还并未确诊,只能这样潜移默化的改善些状况。
  权氏夫妻自然是记在了心里,带着已经睡着了的权煜回家后开始寻找自家孩子能学的,感兴趣的东西…好吧原谅他们吧,都是他们夫妻俩的错,对于后者来说是在希望渺茫,这孩子目前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坐在家中的书房里头疼着这件事,权仁楷一个人抱着一只小号的熊猫玩偶在一边发呆。毫无头绪之时权启远手边妻子的私人手机(不是工作用)铃声响了,是权启远妻子郑钰梦的特助打电话来问她关于房地产方面的问题。郑钰梦是投资房地产方面的,做的也是不小,但今天这个电话只是一个小楼的租售问题,甚至这个小楼还年代久远,有些破旧,但这栋小楼却对他们夫妻二人有着特殊意义。权启远夫妻二人被赶出权氏家族后,因为郑钰梦的家族都定居于美国德州,又在权启远父亲插手下未能及时接应权启远夫妻二人。当时夫妻二人只拥有这栋小楼,也是在其中过了一段凄凄惨惨的日子。当然可能这小楼的面积在普通人看来也是不小啦,不过对于从小就是富贵少爷和千金小姐的二人来说,这楼就不太够看了……不,是太不够看了。所以说对于夫妻二人来说这栋小楼的的确确是拥有见证了他们困顿时期的特殊含义。于是对于这栋小楼的归属与用途,郑钰梦也是特意聘请了一位特助主业关注这栋小楼,并且不时报告的。
  接完电话后,权启远略有些激动的对妻子说:“我发现你的手机铃声响了之后,阿煜看了一眼你的手机”郑钰梦听了也是很高兴“咱们家阿煜是不是对音乐有些兴趣啊,要不要让孩子去学音乐?”权启远思考了一下,也是对妻子的想法持同意态度,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实在不知道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是自家孩子感兴趣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权启远同意了之后却又开始苦恼起来“但是把孩子送到哪儿去学音乐呢?孩子太小了,报学习班都不能吧?”“是啊,哪里的学习班会愿意收刚刚17个月的孩子,我们孩子现在最重要的又是与外界接触,如果请老师到家里教授的话,又是本末倒置了…”郑钰梦说着突然就想起了什么“唉,老公,我刚刚接到的电话是关于我们之前的那栋小楼的,是某个艺人准备自己当社长准备注册一家娱乐公司,想要买下我们那栋小楼,之前他就租着那栋小楼的一部分,改造了当工作室和练习室,现在扩大了规模,可能还要招练习生,想要整栋买下但资金周转不过来,就想问我们能不能分期付款”权启远接上妻子的话头“你想要在小楼售价之类的方面做出一些让步,然后让咱们阿煜去那里学音乐?”“不仅如此”郑钰梦越说越觉得可行“我们还可以给他投资不是吗,可以私下找些其他周转方投资他。明面上咱们只是提供小楼换取一个看管和教育孩子的地方,然后我们暗中把这个公司的命脉掌握在手里,为咱们阿煜未来做些打算”权启远看着妻子斗志昂扬的样子也是很欣赏“你还真是谋划的长远。不过我们私下所找的投资方也要分散些,这被压迫的艺人翻身做社长,想要的就是那个社长的位置与掌控力,我们没必要跟他夺这些还没影的事儿”“这我当然知道,几个皮包公司还不好弄嘛。我只不过是想要把事情掌控在一定地步并且握有一定的筹码罢了,虽然比喻可能不太恰当,不过是不打无准备的仗而已”“那好,你放手去做,我去认真考察一下我们阿煜的心理治疗师,最好是能全程跟着阿煜去这个公司学习的”“明白,分工明确,不过我们还是要多抽时间与孩子交流”“这个我也知道,也幸好这将近一年我们已经是差不多在韩国落脚了,事情也不会太过繁杂,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样频繁出国了,只要专注于和HJ集团的小摩擦就行了,大部分也都是在国内不是吗”郑钰梦抱着权煜心情低落说:“我只是觉得Ivan(权煜英文名)的人生都还没正式开始,我们就亏欠了他良多”权启远双手抚上妻子的肩,把自己这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搂在怀中,说到:“没事的,一切都还来得及”“嗯”郑钰梦抱着明显对外界不感兴趣,这么久都未曾抬头看过他们一眼的权煜心疼的叹息般轻轻应了一声。
  

(1)重生

  重生了呢,权煜想着。说实话,权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重生,毕竟重生的人难道不都是有遗憾的吗?他想着自己上辈子挺完美的呀。家境殷实,从小就是个小少爷,而自己又是家里的独生子,简直受尽万般宠爱好吗?他按部就班的生活,学习,工作,继承家业,结婚生子,最后安稳的在95岁这个高龄死去。所以到底为什么是他重生了?尤其他还从中国来到了美国?虽然说上辈子也觉得自己的国家,并不是特别完美,但是也没有不喜欢到要换一个国籍吧?
        不知为何重生后对于前世三十岁后的记忆竟然开始变得模糊,反而是在年岁的增长中早已模糊了前世十代二十代的记忆又开始清晰起来,如果不是权煜没有老年痴呆确信自己是在95这个高龄去世的,都要怀疑自己不会是三十岁就猝死了吧?也许…这是个外挂?毕竟,让一个95岁的老者重新再过一生,可能虽然身体健壮,但苍老的心反而是会拖累身体,所以把他三十岁后的感悟与记忆模糊掉,让他反濮归真?94年10月3日出生,目前才只有半岁左右的权煜,抗拒不了身体本能的抱着脚丫子啃着。感觉自己可能还开了个外挂,而这个外挂就是一个家庭世界观简介,也就是他的父母身份简介。在可能是重生大神,给他自己开的另一个外挂当中,他了解了目前为止自己的家庭情况。权煜是混血,母亲是中韩混血,外婆是在外婆自己母亲时期就定居到美国德州的中国香港人。
       自己的父亲竟然是韩国人,但是因为某些原因,父亲在服了兵役之后放弃了韩国国籍,然后入了香港国籍,并且拿了美国的护照。这就是一波很骚的操作了。毕竟,原则上,我们中国是默认这些有外国护照的香港居民的国籍是中国,他们出国旅行可以依照自己的选择持哪本护照出境。可他们如果在内地,虽然持有外国护照 ,但视同为中国人,不能享受该护照所在国的领事保护。也就是说,名义上是不允许双重国籍的,但港人可以加入其它国家的国籍,并用他国护照旅行。除非公开申明放弃中国国籍,否则一律按中国国籍对待。但中国国籍难拿到爆表,即使是香港国籍能拿到也是不简单的。反应过来嫌弃的放开了自己的脚丫子,权煜躺在婴儿床上都忍不住要为自己父亲这一波骚操作点赞,毕竟作为一个对自己祖国很有归属感的人。香港国籍也是中国呀。
  自己的父母很6,这是在权煜在外挂中知道了父母的基本情况后,总结出来的,有钱又有势。权煜,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也要当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了呢。可是老爸,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回韩国呀?我不想服兵役!!!      
~~~~~~~~分割线~~~~~~~~
  说点什么:我这篇文章是想写个原创人物加入Bigbang,守护Bigbang的故事。主角金手指开的老大,因为韩国这个破地方实在是太小了,一点什么事儿都能扯得上政治,我也不知道偶像要如何对抗政治,只能是把金手指再开大一点,不过大家也不要太考究,同人文,大家看看就好。大概BL?不过如果是BL的话,主角绝对是龙哥。如果不是BL,那就会没有女主,最多是主角最后在家庭安排下随意结个婚,应该不会写到。因为这个故事就是守护Bigbang的,虽然原创了加入Bigbang的主角,但我还是觉得Bigbang永远都应该只有五个人,我不想改变他们任何一个人,如果主角是他们中的一个人,我为了剧情,可能会把他性格啊,背景啊,大改一下,这样就本末倒置了。我就是想让他们不要过得那么辛苦而已。
  当然,同人文嘛,每个人心中的Bigbang都会不一样,如果我写的内容戳到你的雷点了,咱们好聚好散,你退出去不看不就不雷了吗,不要跟我撕,我玻璃心,怕爆粗。我写文章的动力是龙哥和胜利,虽然是团饭,但这两位我关注的最多,所以他俩的戏份会多些。本命是胜利,但是龙哥魅力太过强大,所以这两人中龙哥戏份会更~多。不过虽说是守护Bigbang的故事,但主角毕竟是主角,主角戏份才是更更更主要的。而且我还想写个音乐天才之类的,肯定是要借些歌啊,电影啊,电视剧啊的名头,蹭些热度,我准备把某些歌的制作直接压在主角身上。所以某些组合啊,歌手啊,演员啊对不起了,无论在现实中这些歌是什么时候发表的,我写在文中就默认是首新歌。以及我可能还要用一下龙哥《谎言》的钢琴部分,这个是实在对不起,剧情需要,我对不起龙哥。我要把Bigbang歌曲中除了Bigbang成员外的其他创作人都换成主角,把Bigbang的命运握在Bigbang自己手里,不然解个约还要重新买Bigbang之前的歌(甚至是龙哥写的歌),太被动了,当然我也不是说在我书里Bigbang肯定会和公司解约,只是掌握主动权而已。看官们就当这篇小说就是一场我大型的意♬淫吧。
  进度会很慢,而且我还挺懒,真心想看的人还是养肥了再看吧。
  以及我是个两年左右的新粉,某些事件我没经历过但是为了剧情肯定会写,我会查资料,但是资料有时也会有不靠谱的时候,不过不要吵,你可以在评论里耐心的科普,我说了我玻璃心来着,如果语气冲的话,能删你评论我肯定会删,不能删我就会不理你。不过如果有些事件是真大错了,我应该会改,但是有的事件我是为了剧情而改的话就不好意思了,毕竟我写的是同人小说而不是Bigbang履历表。以及考究党也不要在考究了,日期什么的,没有大错就不要科普了,写小说太累,我没有精力去一个个改啊,我保证在写之前会百度,如果错了,大家就去怪百度好不好。
  说实话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我的小说,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看和评论,但是写了这么多也只是不想以后真的有人评论了,再去解释而已。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的喜欢Bigbang,以另外一种方式守护Bigbang。
  以上。感谢你看到这里。

PPPS:YY不敢带龙哥和bb的tag。